<rt id="x1owc"></rt><b id="x1owc"></b>

    1. <b id="x1owc"></b>
        <cite id="x1owc"><tbody id="x1owc"></tbody></cite>
      1. <rt id="x1owc"></rt>
      2. <tt id="x1owc"></tt>
      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導航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科技 > 正文
        旭宇:當代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
        時間: 2023年10月11日15:33         

        640.jpg

        旭宇,號白陽,1939年出生于河北省玉田縣。著名書法家、詩人、學者,一級作家,編審。中國書法家協會第四、五屆副主席,中國散文詩學會副主席,河北省政協文史館名譽館長,河北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名譽主席,河北省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曾任河北省人民政府參事室參事,及兼任多所髙??妥淌?。其著述頗豐,出版有詩集、書法集、畫冊、學術著作等五十余種;河北大學建有旭宇藝術館,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書法家協會等單位曾舉辦“旭宇藝術研討會”;國內學者著有《旭宇傳》《走近旭宇》《中國書法千年轉身——旭宇今楷初探》等專著。


        旭宇集詩書畫于一身。晚年所著《寄給歷史之書札》及其草稿、《白陽評議唐詩卷》、《老子與書畫》等專著在文壇影響深遠。尤其八十歲后,他以傳統深厚學養染翰丹青,繼古開新,獨標清雅,備受關注與肯定。





        旭宇:當代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

        文/張三鐵


        一? 文壇佳話:大器晚成的文人畫家



        旭宇是當代文人藝術家中縱橫辟闔不斷創造傳奇的探索者。

        年屆八十時,他已是譽滿華夏、彪炳時代的著名學者。集詩人、書法家、思想家、美學家、收藏家和藝術理論家等為一身。

        我有幸成為旭宇先生學生之一,并在旭宇先生的指導下完成了《走近旭宇》一書的編著。

        我也曾草率地認為,之后的歲月里,功德圓滿、功成名就的旭宇老師大概率會守成在既往傾灑心血的領域,輕松愜意地吟詩作文、揮毫潑墨,安享晚年。

        但是,《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橫空出世,“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展”在旭宇先生的母校河北大學隆重舉行,顛覆了我的認知。

        旭宇先生用無愧于歷史、無愧于先賢、無愧于時代的一幅幅文人山水畫作,發揚光大了上啟王維、盛于宋元的中國畫主流——文人畫的優秀傳統。

        旭宇先生80歲方涉足畫壇,如今的文人山水畫已達到詩書畫完美結合,其作品的審美取向和藝術成就得到了學術界廣泛認同、充分肯定和普遍贊賞。

        這完美地詮釋了老子“大器晚成”的哲學思想。

        從藝術形式發展的角度來看,旭宇先生的文人山水畫,是承載和內蘊著他的豐厚學養、人生感悟、道德人品、詩詞書法、哲學思辨和美學思想的大器。而老師把創作文人山水畫,放在他已在畫面內外所需各種元素蔚然大成之后,應該是一種合乎藝術發展邏輯的理性安排。

        竊以為,《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中每一幅作品,都是三種藝術相映成輝、珠聯璧合的杰作;都是傳統和時代交融激蕩的恢弘的交響樂。

        表面上看,旭宇所走的以文人山水畫去升華所有的思想文化和藝術成果是水到渠成,但是,我們更應該看到繪畫于先生來說,畢竟從技法上是一個全新的領域。

        就在這全新的領域里,旭宇先生以80歲高齡,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達到了技法嫻熟、隨心所欲、我用我法的藝術自由。從這個層面,我們更看到一位永葆藝術青春的、有著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事業奉獻優秀精神產品的使命擔當的學者“大器晚成”的不懈進取。

        耄耋之年,揚帆啟航,自由遨游在文人山水畫的海洋里,掀起一波波絢麗的浪花,突兀嗎?不然!

        不停閃耀著奪目光輝的思維火花,永不停歇的尋美之旅,不斷在傳統文化的肥沃土壤中汲取營養,為時代藝術的守正創新不懈探索的使命擔當,是旭宇先生創造“桑榆未晚蔚霞滿天”藝術奇跡的內生動力;流光溢彩的時代光華,盛世年華的滾滾車輪,強國建設的時代洪流,全面實現現代化的宏偉事業對文化軟實力的剛性需求,是催生“植根傳統,守正創新,探幽索微,老而彌篤”的“旭宇現象”的外在激勵。

        其實,在旭宇先生所著的《老子與書畫》“大器晚成”一節中,就列舉了中國書畫史上那些大器晚成的例子:齊白石,黃賓虹,劉海粟,傅抱石等,并對他們衰年變法所取得的成就做了鞭辟入里的分析,限于篇幅,我們不再解析,有興趣的讀者,參詳原著,必有斬獲。

        現在想來,旭宇先生專門提到這些大器晚成的例子,又何嘗不是他自己以耄耋之年轉身投入畫壇的心聲流露?

        我們這里需要注意一個細節,《老子與書畫》問世之后,旭宇先生便全力投入文人山水畫創作,并完美實現集詩書畫之大成。這種轉變的脈絡,我們在這里引用旭宇先生在該書“大器晚成”一節的注解里的一段話來印證:“而松柏者,千年之木,必晚成矣。藝者,不求其速,而求其大?!?/p>

        細心的讀者,在這里應該看出,其實,在著述《老子與書畫》時,旭宇先生已經做好了向山水畫轉身的思想、理論、歷史和技法的全面準備?!岸砂卣?,千年之木,必晚成矣?!蔽覀兺耆梢园堰@段話當作他進軍文人畫壇的宣言。

        在《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里,有一幅《古柏》圖。強記的旭宇先生,是以嵩陽書院內傳說曾被漢武帝劉徹封為“大小二將軍”為物象,經意象加工而成。

        640.png



        還記得是在2012年夏天,在我多次堅邀下,旭宇先生到訪河南,在我和朋友余世軒陪同下游歷嵩陽書院。在那里,我們看到了現在出現在旭宇先生筆下的《古柏》。

        畫面上,這幅被封為將軍的古柏,鐵干虬枝,結節骨突,傷痕累累,斑跡重重。但依然根繁葉茂,傲視蒼穹!

        旭宇先生做此畫,已在題詩小序中言明其創作主旨:“吾今書之以頌老也”。

        頌老,是一個永恒的、外延寬廣的主題。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繼承和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是堅持節操、老而彌堅的氣節操守;


        “朝聞道夕死可矣”是追求真知、老而不輟的學習精神;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人生追求。


        而在這株據傳已有五千年樹齡的古柏面前,我們則顯得如此渺小。因此,旭宇先生便不吝筆墨,采用古體詩,洋洋灑灑七言十四句,滿懷激情來贊頌這株古柏。詩意雋永,與畫面交相輝映,加之以公認的居于時代高峰的書法,此畫足以和旭宇先生大器晚成,以耄耋之年完成了詩書畫三絕當代文人山水畫家的完美蝶變的文壇奇跡相互印證。


        二 作品賞析:詩書畫俱佳相映成輝

        讓我們打開《詩與遠方》共同來欣賞先生的部分作品,感受詩書畫俱臻化境的作品給我們帶來的藝術享受,用心靈去品味東方藝術的獨特魅力和審美意趣。



        1.?真摯情感的宣泄——《千里一揚音》

        640 (1).png


        這幅畫,藉高天飛鴻抒發思念故友,尋覓知音的高士情懷,是化自鮑照 《日落望江贈荀丞詩》中名句:“惟見獨飛鳥,千里一揚音” 。

        畫面上,獨立于皇天后土的一名高士,仰望蒼穹,凝眸飛鳥,思緒飛揚。似在寄語獨自飛翔的鳥兒,請它向遠在千里之外的同道者,送去深情的思念和眷戀:雖然關山阻隔,但思念之情依然如故,且因經久不見而感情愈加熾烈!

        更知朋友易得,知音難覓。多麼懷念那些與高朋相聚的時刻:交流學問,切磋技藝,暢想古往今來,縱論文壇走向,以五千年文明之綿延不斷博大精深輝映世界而自豪驕傲,為新時代文化氣勢磅礴生機盎然融容世界和光同塵而竭盡綿薄。

        先生淡薄名利溫文爾雅從容淡定的表象下,涌動著巖漿般的激情;他以老子、佛祖、圣人為修身楷則,達到了相當高的精神境界。雖然已在多個領域取得令人難以企及的成就,但又始終保持一份赤子之心。時移世易,初心不改,待人真摯,至情至性,“一片冰心在玉壺?!?/p>

        這一點,我是深有體會的。我視先生,如高山仰止,始終執之以師禮。但先生總是稱我為“賢弟”,每逢佳節,必有詩詞以短信發我,有時打來電話親切問候,濃濃情意,感人肺腑!我有時也不揣淺陋,偶有唱酬,。無他,只為回應先生如地下巖漿般噴吐的真摯情感!

        《千里一揚音》整個畫面,簡潔蕭疏,淡遠恬靜,半角山水畫法,明顯取法于兩宋。一只孤鳥,獨出心裁地置于畫面右上角,給它遠飛千里留下足夠的空間,鮮明地襯托出畫家思友真情之熾烈。源自于兩宋的半角構圖法,被先生運用得恰到好處??吹酱颂?,誰會想到這位畫家是在耄耋之年才涉足畫壇?

        同時,畫家所營造的高古清麗疏朗淡雅的畫境,不由會讓人生發出宇宙萬象之遼闊無垠,因而感念人生之渺小,生命之短暫,油然而生發“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之感慨。

        先生以耄耋之年,神游畫壇,以郁郁乎文哉的筆墨語言,獨步當今文人畫壇。應該就是對這種向天之問的鏗鏘回答。

        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先生的文人畫是千余年文人畫精神的薪火相傳。先生的文人畫創作實踐,是呼吁,是吶喊,呼喚著當代中國畫文人精神的全面回歸,呼喚著有所偏離中國畫文人精神的畫壇回歸正途。


        2.?詩書畫三絕更有力的佐證——《短松岡》

        640 (2).png



        《短松岡》為我們上述結論給出了更有說服力的佐證。

        從畫面上細細品味,我們不得不折服于先生功底之深厚。他以洗練的筆墨語言,深厚的詩詞功底,憑借著獨步當代書壇的書法造詣,以書法為橋梁、骨干和紐帶,實現了詩詞的意境和畫面畫境的完美結合。讓詩書畫交相輝映,協奏出一曲中國傳統文人畫詩書畫各擅其美且美美與共的交響曲。

        其中的題畫詩以恬淡的語言,用暮秋、西風、飛鴻、釣叟、孤舟等意象構成一幅意境深邃悠遠恬靜的山水畫,詩句所營造的意境正是詩人“高天與人俱,放懷可長吟”的閑適恬淡高士之風的外溢效應,也是“百煩愁心謝,一閑去職身”那種游離于名利世俗困擾之外,神游在曠達高潔的藝術海洋的精神寫照。

        畫面的筆墨語言,酷似倪瓚的逸筆草草,簡潔疏朗。秋樹幾株,水天一色。正是云林子“一湖兩岸”畫法的活用;鴻飛萬里,蓑翁垂釣,好一派秋色風景。短松下、亭子里、土崗上,一位高士,正站在亭子里欣賞著這蒼茫恬靜的遠山近水,飛鳥釣翁,展示出無欲無求的精神境界。

        不是“飛花漸欲迷人眼”的春天,不是“赤日炎炎似火燒”的夏天,也不是“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冬天,高士眼中,無俗世之誘惑,有浩然之正氣。磊磊落落,坦坦蕩蕩,一如這秋色之蕭疏靜謐恬淡悠遠。

        從南朝劉宋時宗炳《畫山水序》中提出“澄懷觀道”的山水畫宗旨,就為文人山水畫明確了借山水畫營造精神家園的發展方向。這種文人畫傳統,在王維那里又升華為“意在筆先”的明確旨歸。

        而在畫面上實現這種文人山水畫宗旨的表現手段,應該是詩書畫的完美結合,相映成輝。

        這種詩書畫完美結合,是一種最能體現文人畫之文人精神的畫面語言的美學要求。但是,達到這種境界的畫家卻因要求過高而寥若晨星。

        似乎王維的《藍田煙雨圖》達到了這種境界,實現了“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美學互補,得到了東坡居士的景仰:“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笨梢?,文人畫的畫面語言如能達到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便是至高境界。

        正因為這種境界難以達到,蘇軾又對這首詩是否出于王維存疑,他說:“‘藍溪白石出,玉川紅葉稀。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四υ懼??;蛟环且?,好事者以補摩詰之遺?!?/p>

        其實,好事者補遺之說更為可信。因為繪畫與詩歌的結合,應是一個漸進過程。王維創立文人畫,主要是因為他以極高的文學修養、豐富的文化涵養和高潔的文人精神投入水墨山水畫創作,開文人山水畫之先河。并不能苛求他已達到詩畫完美結合的藝術高度。甚至在他之后,繪畫題款還大多隱在畫面之中,東坡居士提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只能是一種藝術美學的一種積極主張。并沒有之前的確鑿證據,連王維所謂詩畫共美也是蘇軾的美學理想或者說是一種藝術美學主張。

        在爾后的繪畫史上,雖然文人畫成為引領繪畫方向的主流,但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仍如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創文人山水畫鼎盛時期的元四家,雖然都在文人畫歷史上做出了彪炳史冊的貢獻,而真正被稱為詩書畫三絕的,則只有吳鎮一人。

        這固然是因為四家各有側重,我們并不因此而判定高下,但至少說明三絕至于畫壇,確屬難能可貴。

        文人畫作為引領中國畫發展的主流,詩書畫三絕者自宋元以降,雖代不乏人,但絕非信手即可拈來。時至今日,因為主客觀原因,在當代稱得上文人畫家中間,堪稱詩書畫俱佳或者詩書畫三絕者,除旭宇先生外,難覓比肩者。


        3.?數千古風流人物——《范蠡放舟》

        640 (3).png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以詩人和思想家的獨特視角去客觀地評價彪炳史冊的千古風流人物,是旭宇先生對待歷史的一貫的、嚴謹的、獨出心裁的治學態度。2018年1月出版的《寄給歷史之書札》,是旭宇先生以信札形式,與叱咤風云的歷史人物的對話。三十位歷史人物,如果以點連線,便可以粗線條地再現中華文明史。該書出版前,我也應邀出席了2017年5月24—25日在石家莊舉行的“文心墨象--石門雅集·旭宇《寄給歷史的手札草稿》藝術研討會”。

        旭宇先生出席活動并介紹了創作該手札的體會,也再次闡述了“詩書載道”的藝術主張。進入繪畫領域,可以說,他又找到了更高層次更全面更直觀更能起到教化作用的載體——詩書畫合奏傳播優秀文化傳統和時代精神的交響樂。

        這種用詩書畫互相印證,立體化展示歷史人物形象,挖掘歷史人物對中國思想文化藝術等方面所做出的重大貢獻,抒發畫家對歷史人物的詩意評價和畫境解讀。較之用書法完成的《寄給歷史之書札》,更豐滿,更直觀,更加喚起觀賞者思維脈絡的交匯。欣賞完一幅作品,欣賞者一定會受到詩書畫藝術的魅力四射的沖擊,感受到中國傳統文人畫的獨特美學價值,而且會在心靈上引起與畫家的共鳴,思緒徜徉在歷史的長河,回顧五千年文明史中綻放異彩的各種風流人物,畫家精心選取他們在歷史長河中最高光的片段,再用閃耀著太陽般奪目光輝的詩歌唱響這些歷史人物的頌歌。

        這些題材的作品,收入集子的有《范蠡放舟》《屈原游于江澤》《陶氏豢鶴圖》《東坡夜游赤壁圖》《李清照南渡》等。

        我們先來共同欣賞《范蠡放舟》。

        這幅畫,通過范蠡掛冠歸隱,放舟五湖的歷史典故,詮釋了老子:“功成身退,乃天之道”的哲學思想。

        史上的范蠡,集政治家、軍事家、謀略家為一身,既能積極入世,也能瀟灑出世;既懂謀略權術以保身,又能經天緯地以生民;既能在官場進退裕如,又能在商??v橫辟闔.進可以居廟堂之高,退可以處江湖之遠——范蠡用他波瀾壯闊又出神入化的生命歷程,演繹了圣人老子身后的又一個人間奇跡。

        旭宇先生尊老子為先哲,《道德經》是他終身修習的寶典和智慧源泉?!斗扼环胖邸烦蔀椤对娕c遠方》中所刻畫的最早的歷史人物,除了范蠡傳奇人生的啟迪意義,范蠡作為道家學說的重要繼承人,應該也是其被畫家著力刻畫的原因。

        既然是《范蠡放舟》,就少不了同樣青史留名的古典四大美女之一,頗具傳奇色彩的紅粉知己西施為伴。

        畫面中,湖光山色,水波浩淼,近樹幾株,遠山層巒,大片水域,足夠范蠡和西施放下羈絆,放飛思想,自由逍遙游蕩在山水之間。兩只自由飛翔的鳥兒,是畫家神來之筆,象征著范蠡掛冠歸隱,與西施“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共同演繹傳唱千年的愛情佳話。

        依然是云林子的逸筆草草,一湖兩岸;仍然是比肩吳鎮的詩書畫三絕,交相輝映。但絕不是簡單的臨摹,更非“邯鄲學步”。湖光山色,倒影起到了“烘托景色”的渲染作用。陽光從山后射來,近樹不是無影,而是照在畫面之外。層巒之下,樹木琳瑯,大片暈染在水中。延伸在畫面外的兩岸,斑斑駁駁,若明若暗,正是造化所形成的明暗關系在畫面上的傳神表現。很明顯,畫家已經跳脫倪瓚“一湖兩岸”的構圖程式,走向“我用我法”的大膽探索。并取得了不俗成就。

        這就是旭宇藝術的特色,“師古而不泥古”。詩歌如此,書法如此,繪畫亦如是。旭宇用他的創作實踐,樹立了在詩書畫領域“守正創新”的典范。

        640 (4).png



        《屈原游于江澤》,與《范蠡放舟》的意境截然不同。這是因為范蠡和屈原雖然都是名垂青史的風流人物,但前者功成名就之后,掛冠歸隱,攜情侶五湖放舟,快意人生。而后者目睹國破家亡之危局,不能“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雖然耿介敢諫,奈“燕雀烏鵲,巢堂壇兮。腥騷并御,芳不得薄兮”,顛倒黑白,混亂不堪的朝廷,民不聊生,生靈涂炭的國民。使這位愛國主義詩人,憤而投江,“縱身一躍萬頃波”“端午千載鼓救棹”。屈子碧血丹心耿耿忠魂已化入中華文脈,成就了多少紀念屈原的民俗文化活動,“端午祭屈子”使本來是慶豐收的端陽節,卻被賦予紀念屈原愛國主義精神的文化內涵。

        我們把《屈原游于江澤》與《范蠡放舟》放在一起簡單加以比較:


        畫家把詩歌當作生命的太陽,他的詩句始終折射出靈魂之光。


        我們先來看《屈原游于江澤》。

        從款識來看,畫家在端午節這天,連續揮毫潑墨,作詩四首,以紀念屈原這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應該是畫面布局的美學需求,只留兩首作為畫面款識。因此,從題入畫中這兩首詩來看,我們可以體會到詩人感念和尊崇屈子的熾烈情懷。感情真摯,銘感五內,發自肺腑,慷慨激昂。

        而《范蠡放舟》的詩,卻是截然相反的情調:輕松自然,余味悠長,遵從大道,順其自然,很有老子哲學思想中無為而無不為的意味,畫家在款識中也明確提出這是范蠡尊了老子語“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詩既不同,書法也有很大區別。

        《范蠡放舟》的書法,溫潤中和,輕松自然,營造出一片祥和的意境;而《屈原游于江澤》的書法,多次看到枯筆,頻繁漏出鋒芒,畫家意圖營造“杜鵑泣血”“五內俱焚”的氛圍。

        再看畫面《范蠡放舟》,構圖簡約,畫面疏朗,逸筆草草,水波浩淼,不啻于“人間仙景”;而《屈原游于江澤》中,參天大樹,襯托著屈子的偉岸,層巒疊嶂,蒼莽厚重,寓意山高水長萬古千秋銘記屈子忠魂和感天動地的愛國主義精神。

        至此,我們從詩書畫不同角度,比較分析了《范蠡放舟》和《屈原游于江澤》,我們已經看出,旭宇先生已經把他所熟練掌握的詩書畫三種不同的藝術形式,在抒情的藝術共性上把它們各自的美學特性盡量發揮出來,完成一個共同的意境營造:前者輕松愜意自然飄逸,后者蒼莽厚重渾厚華滋。

        同樣的,《東坡夜游赤壁圖》和《李清照南渡》,我們也可以從詩書畫不同角度進行比較分析,然后綜合起來看旭宇先生是怎樣把三種不同的藝術形式統一到文化與哲學思辨的高度,在充分發揮各自的內在美的基礎上,彈奏出美的交響曲。限于篇幅,不再詳解。

        這些都雄辯地說明,旭宇先生是當代當之無愧的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




        三.學海無涯 藝無止境

        《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橫空出世,這是旭宇先生捧給神圣的藝術殿堂又一光彩奪目的瑰寶。

        她的問世,標志著旭宇藝術進一步走向成熟。

        她的問世,是詩書畫這種優秀的傳統文化藝術瑰寶在時代精神的滋養下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她的問世,是旭宇先生在耄耋之年,把詩詞中睿智、激情、思辨和穿越時空的對自然、社會、人類思維的文化學思考,把書法中閃耀著的文化長河和時代浪潮的交融和碰撞,把思維中迸射出的釋道儒智慧之光,把中華民族中和之美的獨特的審美觀念等等,有機融合在畫面里。要而言之,就是旭宇先生傾其所學,百川匯海,聚沙成塔,在我們這個詩書畫藝術萬山磅礴、群峰爭秀的偉大時代,矗立起一座郁郁蔥蔥雄視群峰巍峨聳立的高峰。

        這座高峰,之所以郁郁蔥蔥,是因為文化傳統和時代精神融合而成旭宇藝術的鮮明底色;是因為旭宇先生以文化挑夫的歷史使命感,在不斷地向這座高峰上培上新土,植入新綠。

        她的問世,是旭宇先生向傳統文人畫的歷史發展交上了合格的時代答卷。他用孜孜不倦的努力追索,以文化為根脈和滋養,為達到文人畫技法詩書畫三絕的理想狀態而孜孜不倦,而令人驚詫地在耄耋之年登上了令人仰望的藝術高峰。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保ㄕ浴独献印さ陆洝さ诹恼隆罚?/p>

        旭宇先生詩書畫三絕藝術成就的取得,絕非偶然。

        那孩提時代父母親立德立志立言的耳濡目染,那少年讀書郎白天勤奮學習夜里牛圈里借煤油燈苦讀熬成的近視眼,那伴隨他終身的《道德經》,那激起他心弦激烈震蕩詩意噴薄而出的黃河落日大漠曠野----點點滴滴,春風化雨,成就了今日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旭宇。不僅成就了他難有比肩的藝術造詣,更成就了這個時代尤為難得的一位學者:一位學養深厚、德高望重,既具有強烈的家國情懷,又兼具心性本凈、自然自在、仁德寬厚高尚情操的學者。

        640 (5).png



        《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畫冊中有一幅《長河落日圓》,這幅畫可以部分地反映出旭宇先生的藝術成長過程,或者說這幅畫是他心路歷程的部分寫照。

        畫面上,其近景,黃土高臺間峽谷嶙峋,幾叢稀稀落落的綠樹;中景是浩渺無垠的黃河,河面上有兩只帆船漂蕩;遠景是連綿起伏的群山,與無邊無垠的大漠相連,天空中,兩只雄鷹展翅翱翔。在黃河岸邊看去,一輪血紅的夕陽,正在徐徐降落在大漠深處、群山與黃河相銜接的地方。畫家筆簡意賅,逸筆草草,以綽綽山影,淼淼大河,滾滾大漠,襯托黃河落日似火的輝煌。

        看到這里,我們肯定會油然想起王維那“大漠孤煙直,黃河落日圓”的千古名句。而這種感受,正是畫家五十年前的親身所感。

        那時,旭宇先生在大學畢業后投筆從戎,在內蒙古烏蘭察布盟屯墾戍邊?!堕L河落日圓》寄托著他對火熱青春軍營生活的深刻記憶。

        兩首詩作為款識。第一首穿越千古,氣勢磅礴。寫出登臨黃土高臺,乍一看腳下,大漠橫斷,峽谷嶙峋,驚心動魄。但遠望去,四野曠朗,長風萬里,撫今追昔,更激起壯懷激烈,由追溯黃河源頭莽昆侖,聯想到中華文明綿延不斷光輝燦爛生生不息,從而驕傲地引吭高歌,抒發畫家回報母親河養育之恩的赤子之心。

        第二首,滿懷深情地回憶了奉獻出青春芳華的軍墾生活。五十年前,茫茫草原,滔滔大河,火熱的軍旅生涯,催生了旭宇先生第一部詩集《軍墾新曲》,從此,詩歌就像太陽一樣,蕩滌著他的靈魂,啟迪著他的智慧,詩性,化作他的心性;詩心,已成為他的本心。以至于,他的書法作品,章法布局上起伏跌宕,氣韻貫通,整體觀之,詩意盎然。

        詩書畫作為旭宇先生繪畫作品的三種元素,他是把它們在文化學意義上統一起來,意在筆先。錘煉出意旨,和諧地安排三種元素,為營造特定的意境服務。所以,我們說旭宇先生是詩書畫三絕的文人畫家,固然是比較客觀的評價。但是,我們更應該在欣賞其作品時,學習他怎么樣十個指頭彈鋼琴,用三種元素的和諧統一,去為營造意境、表達思想、抒發感情、傳播文化服務。這才是我們欣賞旭宇文人畫作品的最該凝眸處。

        《詩與遠方——旭宇文人山水畫》所收畫作,每幅都是詩書畫完美結合和諧統一的文化瑰寶。是欣賞當代詩書畫各自獨特的形式之美和美美與共的一部寶典。所有詩歌、書法、繪畫、美學、哲學、文化學諸領域的耕耘者,都能夠從中汲取營養。若能深入研究,就會體會到旭宇先生從詩書載道上升到詩書畫協同載道的全面升華,體會到一位文化學者繼承傳統守正創新不懈進取的使命意識和責任擔當。

        大家可能注意到,畫集以“旭宇文人山水畫”名之,而筆者一直以“旭宇文人畫”述之。只因以我之見,按照旭宇先生不斷求新的治學態度,以他扎實的三絕功底和厚重的文化底蘊,先生必定會至少在文人花鳥畫領域進一步擷英采珠。所以我料定,旭宇先生必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在文人畫的閬苑里再綻奇葩,在藝術文化學海洋里再注清流。


        我們期待著!

        640 (6).png


        《走近旭宇》作者張三鐵與旭宇先生在黃河岸邊


        640 (7).png


        張三鐵 國學家 藝術評論家 《走近旭宇》作者



        編輯:李藝凡

        關鍵字:
        中原經濟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 1. 本網注明來源為中原經濟網—河南經濟報、中原經濟網的稿件,版權均屬于河南經濟報社,未經河南經濟報社授權,不得轉載、摘編使用。
        • 2. 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原經濟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郵箱:jingjibao@qq.com
        Copyright © 1987-2023 河南經濟報社 中原經濟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原第一權威經濟門戶
        聯系郵箱:jingjibao@qq.com 報社辦公室電話:0371-53306911
        報紙廣告熱線:0371-53306913 53306918 報紙發行熱線:0371-53306915
        《河南經濟報》國內統一刊號:CN41-0066   郵發代號:35-92
        豫ICP備2023003560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41120200004
          技術支持: 河南經濟報社網絡部  法律顧問:北京市盈科(鄭州)律師事務所 何擁軍 谷亞娟 白杰     
        国产无码视频在线观看_免费岛国A级毛片无码_久久久久久亚洲精品不卡_亚洲一级Av无码毛片久久精品